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1 章

26

歎了一口氣,便化一瞬流光,相現於無形之中,給男子輕拍著。雪發男子輕咳,卻急不止言:“如此,你們會如何?咳咳,自古以來咳,你們不易化生,何苦來為我……”坐與對麵的神靈,展開畫扇遂又合上,噙著酒窩笑道:“我們便因您生,若不為此事,也不會化形於此界。即便我們無這本事,亦會來幫您了卻一二。此界升靈在即,若您無求,我們便與之一同消儘,亦是本份。唯願哥哥莫言這見外之語,寒我等之心。”歪頭迴應同魂之神拂手落在他...-

風嘯刮下大片冷雪,點滴爍寒撲融入燭火,劈啪生響。

案上人似忽覺,抬頭卻依舊用手拈著筆,幾縷略短的發如雪掃在密麻的書卷下,予那寸寸的黑辨得更加分明。

窗被合起,屋外風已不再使人一身絨羽翻飛,掌心冰涼,抬手輕嗅,卻無半點冽香。

待那雪心悅,與天地溶為一體時,風又乍起,枯樹落花一瞬凍結。

亦悄然間凍結了樹下之魂,不知又得捱過多少歲月。

庭院內,大雪瀉落依舊。

案上茶冇幾兩雪,翠若巒滴依舊。

猜不明是誰渡了誰。

書已成局,一方天地,二抹閒靈。

邀夢再續。

未料,寂寥入心,邊界自現。

兩杯寒茶儘矣,若求索天地答案。

卻在忽然間,現與不現。

終歲常存。

“主神,我們見你終歲如此,亦非長久之計,我們三靈皆源於你,實不忍你魂冇蒼瀾。”

語未儘,茶猶涼,那涼染著與其相觸的指尖,將煩惱化了個乾淨。

這位神靈琉璃珠淡然卻蘊萬千斑斕。瞬息萬變,垂眸間,萬語千言。

“我們三靈化生那方世界,穿梭於兩界之間無礙逍遙,自與此處神明不同,如今,此界化靈在即,我們是專程為您而來……”剛拾起玉盞要飲,卻突被沙啞音色引的一愣。

“可是!咳…有一線之機?”

聲音冷脆甚冰裂,許是許久未言的原故,區區幾字便如張弓搭箭。百萬兵馬,頃刻人揚馬翻。

白袖神靈瞧不出男女,倒像是開蒙便未分。他見狀歎了一口氣,便化一瞬流光,相現於無形之中,給男子輕拍著。

雪發男子輕咳,卻急不止言:“如此,你們會如何?咳咳,自古以來咳,你們不易化生,何苦來為我……”

坐與對麵的神靈,展開畫扇遂又合上,噙著酒窩笑道:“我們便因您生,若不為此事,也不會化形於此界。即便我們無這本事,亦會來幫您了卻一二。此界升靈在即,若您無求,我們便與之一同消儘,亦是本份。唯願哥哥莫言這見外之語,寒我等之心。”

歪頭迴應同魂之神拂手落在他肩頭的輕拍,為他攏了攏垂在鬢前似要去遮目的青絲,抬手,將寒茶飲儘,複又再續。

雪發男子將兜帽兒落下,似是為了抖落那早己融為一體的落霙。

卻又見他,直盯著那抹沁雪的梅白玉壺出神。

“哥哥放心,有師尊在,我們不會有事的。隻是這入境如入夢,俱以哥哥心中相為主,如實化生萬物蒼穹。這癡心一念便可化萬千。隻願您謹記於心,當日佳境便是長久,不要因匱乏生七情,從而誤了彼此,屆時若輪轉萬般,由愛轉恨,出期難覓。”

雪發男子眼未錯,一對雪下紅眸淡淡,眼見一抹煙茶隨玉壺傾瀉而下,直至落滿玉盞。

現碧色如汪洋之時,一滴清淚飽含情華順玉頰劃下,未潤地時,雪卻已成花。

科技繁榮,人車穿梭,眾靈之心亦繫於此。怱忙略過下,滿目塵煙,於是便不識自己是何麵目,緣何遊蕩於世間。

教室中,人均默言。

周有木林環繞有序,除卻社會紛雜,倒得了息安靜。

不過此時他們正值畢業升學,即便是窗外早已乍暖還寒,鳥鳴動人,亦無人願為自己的前途分心。

就連授課老師,亦埋頭於各類習題之間。

一隻雀兒拍翅落於三樓的窗簷上,啾啾兩聲,轉著小腦袋。

那縷陽光透雲而瀉,明亮正打在那處,照的小雀撩動翅膀。

隻是,這一撩,屋內擺滿書紙的學生桌上,便也有一片跟著翦影撩了一撩。

學生眉頭緊皺,似已忍耐到極限,緊捏著手中不堪一折的筆,心中等同那鳥常息的枝條,氣的身上發抖。

卻終究是壓下了想把筆用力甩到玻璃上的行為。

隻是歎了一口氣,手心展開,筆卻被汗液粘住,靜靜躺在那裡,不必言語自有風韻。

那窗外的雀一雙黑豆眼兒,看到好端端的人變成了一張分不清何處是枝杈的圖畫。

不多時,那雀便瞧的頭暈,往旁又蹦了蹦,歪頭,卻是個空的座位。

此時節,雀人兩相羨,恨不能當下就是對方,彷彿這換一換,便無有煩憂了。

小雀兒受到同伴呼喚,落到了樹根底下,在泥土中跳躍時明知有人走來,卻未受驚。

高佻的女生年約十七,一身青白校服。正小心的抬著一摞書,因被那些書擋著,看不大清臉。

她似是一下吃不了力,又怕書散落在地,直半挪半摔到了最近的石椅上。倒是未錯分亳,那些書依舊排排壘坐,莊嚴無比。

蒼影相映拂動,斷斷微風略過,倒像是曉得樹下人的勞累,送來適意的清涼。

女生抬手正拭著額上的汗,忽見手背上因風停了一萼白梨花,想著今年奇怪,花茂的早了些。

心中與樹靈道,還本根原,無擾無憂。未聞往常樹語聆聆,她隻是將花拈起放回樹下。

樹下暗影婆娑,她抬頭望去,已是日頭漸斜,眯眼瞧著那隱綽的金霞,心輾轉生思,她對這個世界的感覺越來越模糊了。

那個夢,溫度亦留在指尖。遂又想起了什麼,自嘲的搖了搖頭,抱著書趕回了教室。

“方清歡,起來彆睡了,老師要壓重點了。”

夢中雪紛飛,她卻覺自己歸了家。

安寧靜適,無有雜念。

步行間她與雪同茫,遂雪便未予她留痕,直至夢境更沉……

似乎手上溫潤,清香入心。

那股光芒傾倒之感,潤澤了無跡幽幽。

隻是再睜眼,恍惚追著那暖意,滿目俱是耀眼的金黃,原來是日已半落,隻餘光紗如火如執,不肯走罷了。

學校體諒她孤兒的身份,晚課時間允許她出去打工。到了飯店,捲簾門卻已撂下。

打電話詢問,才知因今夜氣候不佳,放了她一日無薪假。

方清歡抬頭看天,心中自忖,如今竟連天氣變幻也預知不得了。

手中忽覺震動,看了備註,是鄧小妹發來的資訊。

“姐姐,今日我媽媽晨間就出差了。我一個人待著害怕,我也知道我早就該習慣了,但我無法說服自已,總覺得莫名要失去什麼似的。姐姐你可以請一天假,來陪陪我嗎?錯過的工錢我拿給姐姐。”

清歡回憶著與績紋妹妹的相識,零碎畫麵拚揍,點滴又是一遍在心中過著,她隻為多想一想,以增強記憶。

她們結識與患難,兩年多都是她護著她,她很開心能有個似曾相識的妹妹。仿若她也不是孤身生於此界一般。

心中忽有一覺,似是與妹妹有關。

她緊皺眉頭,邊走邊想,愈想愈不安,卻不明到底會是何事。

“不會看路啊?還背個書包呢,這要是碰上了我得賠進去多少!呸!這孩子誰家的?爹媽都冇長眼睛,冇個心眼子的隨根。”

女孩恍然,轉頭隻見跑車排燈刺目,聞得未儘的罵聲,晃了晃腦袋。仔細看清過了馬路,卻嗅得一股濃鬱的藥香,山神?腦中自行道出了這個詞彙。

這香奇怪,味道混雜,她從未聞過,似,非這世間所有。

偶有鳥鳴愈打破幻相。

她已入境,流光瀉彩,八麵生輝。

聆心了意間,有樂音爾爾,漾做水波來泊。

她心下曉得這是何處,豁然有鹿鳴從心間盪開,一抹青紗如山巒之霧繞於目上,隻感前路頓明。

那無際斑斕處,似有一人與影相接。抬手,一指封唇而不言,便化萬千神相。何處覓那人影蹤跡,她心中明白。隻是道不了,亦道不儘,不可道出間反要以相相搏,化開這冥冥無跡。

心境鳥鳴自與外界難同,清歡被聲音送回到這個時間,閃電劃過,外境亦是絢彩。

她被自已的心跳聲驚醒。

正巧,窗外雷轟已至。

猛的睜眼卻顧不上今昔何昔,隻是胸中心要跳出來,隻是坐著大喘氣。

稍定,才聽見耳邊言語。

“姑娘!快清醒些!主人出事了!哎呀,真是急死鳥了!”

方清歡理智回籠,已大明不妙,拔了手上的針管便跑。

走廊上,護士想攔都攔不住。

隻是這攔不住,錢要算在誰頭上呢?

便定要再攔。

正叫著人,眼見著那丫頭從窗外躍下。心中驚恐,幸好這隻是二樓。

見這丫頭踩著雨一路狂奔,慶幸人無大礙,否則她可經不起。醒過神來,便忙撥通了警號。

大鳥本一身翠羽砌璃,如今卻被大雨澆的連撲翅都費事。翎尾處一寸泥一寸白,唯有冠羽金黃,宛若雨夜琉火,為身後人探明前路,亦照亮未來。

少女抹著額上拚命往眼內流的雨水,那雨水裹著空氣中的沙塵,刺激的她張不開眼,隻是簌簌落淚。

恍然間,懷中似有嬰啼。她聞得此聲,鼻中更為酸澀,嗡鳴間有電光閃過。

卻見百花凋零,有一位女神項挽紅綾,也是這般雨夜,她與她共感,心神身體俱疼痛異常。

她不願細想,抬手給自己來上一巴掌。可算是給她打醒了,忙擦手機,嘗試撥通了警號。

卻是冇有信號,正煩心間,不遠處燈光閃個不停急馳而來,她忙衝過去試圖攔下。

此刻車上人正口中不乾淨的抱怨著。

路燈壞了,又看不清前路。本來新買的三百七十萬的跑車颳了不說,輪胎又陷泥。這才拔出來的工夫,又落了一身的泥雨,他此刻喚著娘隻想回家。

-已身滅,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嗎?”眾相觀察著浮起高台上已逝之人的魂氣,大多點頭稱賀,隻有一相皺眉不言。待眾相平靜些,他開口道:“這魂氣是像嫋族純粹,但為何我隱隱覺的她在不間斷的影響我們,捉摸不透的同時,反而有些可怕呢?”凙睼思付,見眾人又細細觀察,皆倒抽涼氣。本意取俘虜來問,卻突聞急迅此次靈戰因戰敗損失了數萬人。俘虜衝出魂鎖的便自爆,留在海獄中的如何折磨也不交出訊息,失了智也冇用了,靈傳將他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