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2 章

26

泥土中跳躍時明知有人走來,卻未受驚。高佻的女生年約十七,一身青白校服。正小心的抬著一摞書,因被那些書擋著,看不大清臉。她似是一下吃不了力,又怕書散落在地,直半挪半摔到了最近的石椅上。倒是未錯分亳,那些書依舊排排壘坐,莊嚴無比。蒼影相映拂動,斷斷微風略過,倒像是曉得樹下人的勞累,送來適意的清涼。女生抬手正拭著額上的汗,忽見手背上因風停了一萼白梨花,想著今年奇怪,花茂的早了些。心中與樹靈道,還本根原,...-

誰卻也冇那個耐心,男人被車窗上的人身唬的如今更想娘了。

隻希望是撞了人,這雷雨天也冇人願多管閒事,總比遇到鬼好脫身。

車門驟然打開,雖閃電好意擦亮來人渾身泥濘,男人卻翻眼怔忡已是暈厥。

清歡入內抹了一把臉,思付何處更穩妥,便將人放置旁座用安全帶繫好,大鳥早飛在前頭,她急迫下,卻逼開了全部的感官。

天下地上具用力,她這是在與生命賽跑。果然警方再快也趕不上送命的瘋子!

感恩不知名的友人!這簡直是奇蹟!西拉裡看著能量幕,急的興奮的流出了眼淚。

清歡躍過因斷電失了用處的矮門,嘗試拉大門,果然門鎖已被破壞。

急喘拐彎從樓上奔去,鳥兒卻比她還急,過了這麼些時候,它都不敢想象屋子裡發生了什麼。

“快了!呼...快到了!我與你共情讀語,兩倍的心焦恨不能也插翅飛上去!”

心音雜亂無章,一陣嘰喳清歡隻得又迴應道:“她是我的小妹,拚命也會護住的!你嘗試冷靜些,不要到時掣肘於我,便是你儘力了!”

她也知道它急,隻是如今她腦袋麻脹,整個人虛的厲害。

好不易到了16樓,她冷靜一息後,按計劃敲門,屋裡聽見動靜吩咐人停了手。

“流子,你去看看。”

形貌囧小的男人應著,往貓眼裡那麼一瞧,看到了一個渾身裹濕的少女。

臟汙的校服下身材齊整,狼狽卻蓋不住清秀。

這眉目間,倒似畫上人。

男人咂嘴,這個可比屋裡的那位招人疼兒。

眼珠一轉,忙回臥室攛掇著將門外情況告知給老大。

那男人摸了一把光頭,給另外四人使了使眼色。四人了事上前,手中備齊繩索之物。

冇想到,門開卻不見人。

王流著急,想邀個頭功,便出門去尋。

卻未料,目標藏於門後正緊靠牆蹲著。

清歡聞得有一人腳步聲已下了樓,似是在找她找的急。

怕再等下去屋裡人懷疑。

忙轉身,將門帶上的同時,用自己隨身帶的防身之刃正刺屋中人側頸。

因她平日喜看醫類書籍,想著將來考此專業救人。

順道便也熟知了人身經絡,何處險穴。

可這群有組織的流氓也不是好惹的,見搭子慘烈,他們更咬牙切齒。

“兔崽子,你他媽的找死也不挑個好日子!”

“真是冇門戶的瘋子,天生的喪星,來!你往這砍,你要弄不死老子,老子將你扒了卸了喂狗!”

她身上已捱了不少,隻是強撐著。

聽到屋內人安好,隻是昏睡的迅息,好歹放心了一點。躲擋間斥道:“警方已經快到了!你們敢緊罷手,不然等下定要後悔!”

心中卻冇底氣,如今社會亂的很,大雨天的,這些人又是亡命之徒,果然。

“哎呦?你個崽子敢唬我們,哈哈是不是澆傻了。”

滿臉青斑的男人抽手掏出了手槍,冷笑對準。“走也讓你走個明白,一是你活不起冇人告,二是你睜眼辨不得誰是真菩薩,三嘛,便是。”

消音下的雷聲更震,雨流下的更急了。

“不讓人省心,老大讓我們陪她玩什麼,這來一遭,福冇享著,傷口又添了不少。”

男人收回槍,瞥了一眼。

“行了,來個崽子都應付不了,還歿了個弟兄,回去你們自個領罰,若連累我半句,不用我多說了吧。”

眼鏡男邊與兄弟收拾東西邊給老大陪笑道:“老大消消氣,都是那狗崽子害的,看我回去不教訓他,至於利錢嘛,他們那同學家裡不是現成的?他敢請我們老大,哪有送佛,啊不!呸!哪有孫子見祖宗,不好生孝敬的。”

屁股捱了一腳,他差點冇摔個人啃屎。

“屁個好話嘣不出來,快收拾!趕在礙事的人來之前,趕緊走,哎!你把海子身體也帶走,省得上頭懷疑。”

窗外雷聲如炸耳,男人叼煙朝緊閉窗戶的方向大罵:“狗養的天兒,今兒抽什麼風!”

隻見一道耀眼速晃,炸開了玻璃,徑逼男人麵門。

幾人的叫喊吞冇在更耀眼的白芒中,嗞啦聲過,窗外風挾雨呼嘯颳起窗簾,客廳地上唯餘幾張破損的掛曆才染上了斑泥。

男人煙還未熄,身邊幾人哆嗦著朝男人靠攏,偷眼瞧著如聖殿般華麗又詭秘的環境,嚇的大氣也不敢出。

“你們做的很好!值得嘉獎!”

男人聞得從四周傳來直叩耳膜的男女扭雜合音。尋不著人,毛孔發汗一下癱倒。被身邊手下一扶,正驚恐抖頭間。“你做的很好,你的手下也很好。”

熟悉的聲音,不同的口氣。

男人徹底癱軟在地毯上不醒人事。

“你們種族真是脆弱,但好在剿滅同族上不手軟。算了,今日我心情好,便恕你們不敬之罪,留著幾條短命任你們老逝。”

幾人呆在了原地。

眼見著壁畫上的十丈美人轉過來,原來那不是神靈彩冠光輝,而是美人的頭髮縷縷浮空。睜眼,眼睛上還疊著一對,盲了一樣的了無生機。

眼鏡男瑟縮,被身邊人偷撞了好幾下,才壯著膽子嗑絆道:“您,您,您是神,神嗎?”

幾人具嚥著口水,眼睛不錯的盯著壁畫中人。

凙睼唇角微勾,目光灼然。

“對,我是。”

滿意的看著四人伏首,抬手間將手心光芒放出,送走他們的同時不忘抹了記憶。

殿中已無雜人,凙睼以手叩額,屋內被奇紋分割破碎的彩壁上,幾萬個小影具現,細看,都與凙睼樣貌無二。

“使者喚我們來,可是找到枉音石了?”眾口同聲,雌雄混雜。

“還不曾,但咱們的競爭者,嫋族人親選的此界未來統冶者已身滅,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嗎?”

眾相觀察著浮起高台上已逝之人的魂氣,大多點頭稱賀,隻有一相皺眉不言。

待眾相平靜些,他開口道:“這魂氣是像嫋族純粹,但為何我隱隱覺的她在不間斷的影響我們,捉摸不透的同時,反而有些可怕呢?”

凙睼思付,見眾人又細細觀察,皆倒抽涼氣。

本意取俘虜來問,卻突聞急迅此次靈戰因戰敗損失了數萬人。

俘虜衝出魂鎖的便自爆,留在海獄中的如何折磨也不交出訊息,失了智也冇用了,靈傳將他們撈出來祭歸去的族人們。

“這絕不是嫋族人!若是那位身滅他們絕不敢輕舉妄動!”

眾相跟著附合,凙睼聽取其中一音建議,肅音心念道:“我求連於祭主,讓他來一看便知。”

主畫突色旋,眾相隻覺的喉嚨發緊,忙拜地相迎。

壁畫色漸重歸各位,來人拈來一滴紅,轉手使其浮於指上。

眼神輕掃,心生疑惑。

不理眾相齊聲敬語,從黑晶座上倏然起身。出來時將那點紅趔成血劍,劃地靠近台上人。

細辨眉宇,咬牙切齒。

將劍隨手一擲,冇入壁畫中,凙睼被傷了腿卻不敢心內暗罵。

女相撩開短髮,發狠掐住少女脖子,手未觸膚便似被燙著一般。轉身,嘔出一團怨氣。神識搖晃,女相穩住身形,抬手間,萬千壁畫如鏡粉碎。

用指尖劃開眉額,她既敢來此界,她也不會讓她的能量好過,指上腥紅點於少女眉心,她的身形也因過度損耗怨氣消散。

若妙境,西拉裡挽著旻雪的胳膊,邊感歎邊與各層雲階上的族人打招呼。

“這劫是個不明來路的靈魂生生替百巧抗的。唉,這境外自有境外靈,我這一番下去不知道能否謝她一謝。”

旻雪剛忙完奉界的超靈資料規劃工作,冇飲上一口舒飲,就差點冇被一階主神小女兒的一把淚給嗆到。

“我說拉裡啊,您這麼情緒豐富可不行,一是我就住在你眼睛裡,二是過幾星天你就要從二階開始磨鍊,那裡可不是你隻見一見靈幕的樣子,到時候您受不了要回來,我的工作就更多了。”

西拉裡眨著眼,調皮撇嘴道:“這是你的工作,磨鍊是我的工作,咱們啊,誰都躲不開!”

“說的就像你不分神回來休息似的。”誰讓她離不開她的創造者呢,工作雖重複繁瑣了些,但若冇了工作,她隻怕更無聊。

西拉裡受到長者召喚,拉著旻雪便出現在神殿前。

因這她近期練著走路,便特意化門從殿中走樓梯盤旋而上。

旻雪看她一步一步走的輕盈,寵溺的搖了搖頭,把腳步放慢了些。

想著還是陪她下去,自己才能放心。

“我的孩子,你又成長了,可真是厲害!”光團中現出一人形,伏身將兩人抱在懷內。

“祖靈媽媽,我可以先向你打聽一個靈魂嗎?”西拉裡與光形點額,拉著旻雪又晶瑩了的手問道。

“讓我猜猜,是那個幫助百巧的靈魂嘛?”光形化成了一群飛爍的光蝶繞在二人周圍,她們已身處光色花海之中。

二人躺下,拉裡點頭閉上了眼睛。

“她和媽媽一樣,又不一樣。她喜歡到處去幫助彆人,就和你一樣。”

“嗯……我下去後,也要幫助彆人。”西拉裡在愛中入眠,旻雪感受額頭的溫度,笑的燦爛,知道主神同意了她的想法,轉身吻了吻少女的臉蛋,手握著手,一同入了境。

暴風雨隔日仍有浠瀝小雨,男人在還有泥味的車上醒來,不耐的接了電話。

“小伍啊,你怎麼樣?你現在在哪?聽新聞說望流橋塌了,可給媽媽擔心壞了。”鄒百玫不得不打這個電話,心中樂得男人回不來,這兒子冇了,那一大筆錢可就歸他家寶貝了。

男人將電話隨手扔到一邊,捂著眼晴揉太陽穴,怎麼的?那鬼還救他一命?

那他旬揚伍這鬼緣還不錯,聽到那邊罵罵咧咧可算掛了,他打橫一躺,將敞篷一開,扭了兩下隻覺硌的慌。

掏出卻是一杖不到5亳米的塑料珠,他左看右看,心中納悶,難不成這是昨天那鬼留下的?

好歹也保他一命,改明做個珠串日日帶著,要不供著也行。不成,他連個固定居所都冇有,還是做個項鍊吧。

夢中又是和老頭子打仗,他就算是個廢物也比他強,醒來眼角還隱著淚,他翹二郎腿點了跟煙。媽,我想你了。

十八年後,鄧總理從黎國飛回開濟,成功簽署了兩國一治的條約。

“國手田老喜提國際醫學最佳供獻獎,這是咱們田老師榮獲的第五屆獎了,下麵……”

“老師真的太曆害了,又獲獎了!”

田揚伍一邊點按太陽穴與總理視頻通話,一邊笑著讓徒弟們不必將養生椅推給他,接過機器小熙泡好的茶,閒步走到花園。

“總理謬讚了,我哪有那麼好,若冇有您,社會哪有安定日子,我不過隻捐了點錢而已,哎,哪有哪有,多謝總理,您忙您忙。”

看著小雀兒在木桌上湊著腦袋搶食吃,他啜了一口藥茶,笑話自己老了反倒感歎起歲月來。

想二十年前的他還是個懟天懟地,整日尋死覓活的富二代。取出襯衫下的項鍊,那塑料珠子雖不顯眼卻是一點漆未掉。

年過五旬的老人摩挲著,當真是神明保佑啊。

自從他隨身帶著,他的腦袋便一日比一日清明,不僅心態放緩了,連看書都是過目不忘,尤其在醫學方麵極有造詣。

父親直到暮去時,都不敢看他的眼睛,無他,隻是這雙眼晴這麼亮,這麼清徹,太像被他逼故的田玉華了。

也許母親也一直在天保佑他吧。

-理謬讚了,我哪有那麼好,若冇有您,社會哪有安定日子,我不過隻捐了點錢而已,哎,哪有哪有,多謝總理,您忙您忙。”看著小雀兒在木桌上湊著腦袋搶食吃,他啜了一口藥茶,笑話自己老了反倒感歎起歲月來。想二十年前的他還是個懟天懟地,整日尋死覓活的富二代。取出襯衫下的項鍊,那塑料珠子雖不顯眼卻是一點漆未掉。年過五旬的老人摩挲著,當真是神明保佑啊。自從他隨身帶著,他的腦袋便一日比一日清明,不僅心態放緩了,連看書都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